他的这把利刃磨得是相当的锋利

- 编辑:admin -

他的这把利刃磨得是相当的锋利

拿着枪目瞪口呆的白莲,下意识就询问起这个看起来无比心黑的师弟。
 
    而顾铮则是揉了揉有些痛楚的手腕,将手朝着白莲的方向一伸:“枪拿来,你去开门,告诉外边的人,这里搞定了!”
 
    “唉!”
 
    原来还有接应的,这就要好办的多,赶忙转身而出的白莲,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将外边呼啦啦的一群人给引了进来。
 
    这些人当中,除了她认识的几个熟人之外,还有那两个被打晕后,定时补闷棍,防止再次醒来的狗腿子和贴身高手。
 
    看到众人来齐,顾铮终是有些嫌弃的就将手中自打晕了之后就拽着脖领子防止滑落的寺内一兽,给松了开来,让他与那两位难兄难弟们一起,在冰冷的地面上先亲密的接触一下。
 
    “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么就各就各位,开始行动吧!”
 
    “好嘞,开工!”
 
    众志成城的人们口号是喊得相当的热烈,可就是没人动手。
 
    “我说,你们倒是下手啊!”
 
    “顾老板,我从小连只鸡都没杀过啊,更何况是人啊!”
 
    “他们是倭国人!不算”
 
    “那您怎么不亲自动手。”
 
    顾铮看着与他推辞着的郭言,心中默默的比了一个中指,老子我也没有杀过人好吧!
 
    “别争论了,抓紧时间!”
 
    看到了互相推诿的两个男人,还是彩凤爹再一次的走了出来:“想当初在东北军的时候,老子撤的就憋屈,总觉得对不起千千万的同胞,一个倭国人都没打死过就出了自己的家乡。简直就对不起自己身上的那身皮。”
 
    “心灰意冷,一怒之下不想再南下了,索性就在北平城中为了老婆孩子苟且偷生。”
 
    “可是今天既然让我遇见了这样的事,对方还是一个倭国的大官,我刘永强,又怎么能放过他呢。”
 
    “我动手,顾铮,你辅助!”
 
    看着这个再一次充满了力量的男人,那灼灼放光的眼神,顾铮也不自觉的应了一句:“好的!爹!啊不是,是彩凤爹!我听你安排!”
 
    这边顾铮的话音刚落呢,彩凤爹就将一兽的枪给拔了出来,朝着狗腿子的腹部就是一枪。
 
    “嗷…”
 
    巨疼伴随着惨叫,就让这个昏迷了多时的狗腿醒了过来,他捂着汩汩流血的腹部,连反抗的力气也无。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一兽将军和高手小次郎,没有英勇的牺牲在敌人的战场之上,反倒‘瓦碎’在了这个毫不起眼的茶园子之中。
 
    真是应了一句中国的老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121 准备回家
 
    “好了顾铮,现在你拿着小次郎的武器,再把这个人捅死就行了!”
 
    看着拍拍手就自觉的搞定的彩凤爹,顾铮的内心是崩溃的:“那叔,你干嘛啊?”
 
    “我要赶在茶园外听见枪响赶过来的后援部队到来之前,布置一下现场啊!毕竟要伪造成三人混战的场面,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的!”
 
    “赶紧的,你们那些人也别闲着了,都过来搭把手!”
 
    “哦哦哦。”避之不及的众人呼啦啦的就朝着彩凤爹的方向凑了过去,就怕去的晚了要被安排给顾铮,一起宰人呢。
 
    “哦,顾铮,慌乱中的人出刀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你随便找个要害捅过去就行!”
 
   还能捞到个痛快的死法,而你呢,却要挨上两下,这不是报应还是啥!”
 
    这简直就是对着待宰的鸡念往生咒一般的多余,而紧接着推门而入的彩凤的一句话,就坚定了顾铮快速下手的决心。
 
    “大家快点,门外的人快要到楼门口了!”
 
    ‘噗呲’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次郎不愧是剑道高手,他的这把利刃磨得是相当的锋利,顾铮手中甚至没有感到半分的阻隔,就将武器给送到了狗腿子的咽喉之中。
 
    ‘咕噜噜’
 
    几口鲜血从对方的口中涌了出来,接着就是一翻眼,一蹬腿,抽搐几下,狗腿子就结束了他并不光彩的一生。
 
    “搞定了!”
 
    得到了通知的彩凤爹也没废话,直接就将狗腿子也摆出了一个合适的造型,与那两位倭国的高管的尸体凑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