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同抓住了烫手的铁棍一般

- 编辑:admin -

就如同抓住了烫手的铁棍一般

 
    “我知道,先前就经过调查了,这几个人,就他最怕死,去哪都贴身带着武器。平日里不的时候,枪是绝对不会离手的。”
 
    “所以,你要好好表现,努力的配合我!。”
 
    第一次被师弟给训斥的白莲,突然就十分的想笑,她那旺盛的求胜心又再一次的被顾铮给挑了起来。
 
    “还是好好的管好你自己吧,也不想想师姐我是受过了专业的调教的,哪里是你这等半吊子货能赶得上的。”
 
    “你那所谓勾人的招数,在我的面前那就是班门弄斧!”
 
    一旁一直装死的两只系统:这两位谈话的重点好奇怪,现如今是比谁最勾人的时候吗?我们一定是找了两个奇怪的宿主。
 
    两位难兄难弟隔空相望,竟然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而就在白莲与顾铮的沟通刚刚落下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师弟又出幺蛾子了。
 
    只见这位男人,一把就搂住了一兽将军的脖子,另一只胳膊则将盛满了一大碗清酒的酒杯,递到了这位将军的嘴边。
 
    “感情深不深,见面一口闷。”
 
    ‘咕噜’
 
    半是推拒,半是强迫的就给灌下去一大杯。
 
    “你!”
 
    “你什么你啊,将军,你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
 
    ‘咕噜’
 
    接着又是一杯。
 
    说好的各凭本事劝酒的呢,你这是生灌啊,你犯规了!
 
    已经贴到了一兽将军的身的顾铮,此时已经无所顾忌了起来,他就用他的锁喉,紧紧的箍着一兽将军的上肢,让他陷入到了无法动弹的状态之中。
 
    “白莲师姐,你还愣着干嘛!拔枪啊!”
 
    看到因为自己的举动还呆愣在现场的白莲,顾铮此时有点气急败坏:“我跟你开玩笑的啊,你看我顾铮什么时候做过女儿态,要给这么个禽兽不如的劝酒!”
 
    “我tm还跟你比勾人?我那是疯了啊我!看!现在多干脆,干这老丫挺的!赶紧拿枪!”
 
    “哦哦,”被顾铮突如其来的霸气给惊着了的白莲,很自觉的就按照师弟的要求去做了,她快行了两步,站在两个正紧紧贴在一起的男人面前,认命似的将眼睛一闭,就将颤颤巍巍的纤纤素手朝着一兽将军的腰眼探了过去。
 
    摸索,摸索,嗯,硬邦邦的棍子,抓到了。
 
    有些惊喜的白莲嗖的一下就睁开了表情,朝着顾铮就一脸求表扬的笑了:“师弟,我拿到了!”
 
    此时面对着白莲的顾铮,脸上却泛着奇怪的表情,胸口也不知道是因为搏斗或是喝了酒的缘故,而不停的喘着粗气:“师姐,你抓错了,你抓的是我的弟弟!”
 
    “啊啊!”在顾铮的提醒下低头一瞧的白莲,就如同抓住了烫手的铁棍一般,一边尖叫一边就送了开来。
 
    “闭嘴!要叫的是我好吧!都快断了!你是不是想把外边的人都招进来啊!赶紧办正事啊!”
 
    这都能抓错,还号称胡同中的第一头牌呢,这根本就是个没接过客的清倌吗。
 
    看着顾铮那鄙夷的小眼神,此时的白莲是又羞又怒,将愤怒的火焰都转向了一兽将军的身上。
 
    她连薅带拽的就将对方的
    ‘嘭!’
 
    一声结结实实的闷响过后,这个不可一世疯狂至极的倭国将军,就毫无形象的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现在怎么办?”